2014年6月29日 星期日

香港人,你還可以「香港人」這稱號為之自豪?

值得大家一讀!
轉寄來自移居美國的陳耀華教授夫人陳淑安女士 (香港教育學院名譽博士)
香港人,你還可以「香港人」這稱號為之自豪?



曾幾何時,早在六七十年代,「香港人」這個稱號代表著「拼勁」、「敢於創新」、「包容體諒」、「理性講道理」、「相 敬如賓」、「求同異存」、「力爭上游」、「團結一致」、「為別人為自己而憑一雙手去努力奮鬥」等等的精神。
也曾幾何時,我們即使面對再大的風浪,諸如一九六七年的大暴動、二千年間的經濟泡沫、金融風暴、以至是零三年的沙 士,我們都 一一捱過。
二○一二年至今,香港人變得失控、似是患有思覺失調,把所有未經正式證實的事件和自我幻想出來的一切可能性變成真實 發生過的事實;香港人視當權者,包括一眾為社會做事的高官為無物,視他們為我們每一個人的殺父仇人;我們在社交網站上互相臭罵,視社交網站為戰場來進行一連串反恐式人身攻擊;在現實生活中,有些香港人差不多每個星期日也到政府總部或街上遊行示威, 有人衝擊警方既定的防線和底線,挑釁警方,視法律為無物,視警察為小丑,是他們手中可把玩的低能兒童;香港人再沒有容忍別人的耐性,高官一個小小失誤就可以成為眾矢之的的血肉箭靶,非要人頭落地不可。還有更甚的,自從香港引入高官問責制度,香港人 心裡只有問責問責再問責,把所有責任和自己的責任都推到一個人身上,犯了一個微不足道的錯誤就要高官下台謝罪,多次向公眾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青年人有書不讀,有工不返,寧願走到街上示威,向政府各官員問責,整個社會是欠了他們,他們找不到工作 是社會的錯,香港的錯,不是他們沒有好好自我反省的錯。在很多香港人心裡,只有把責任推卸給別人,向別人問責,攻擊別人,錯的永遠是 別人,用文字和言語向別人唾罵。
香港人,你們已不再是從前的香港人:抱樂觀態度去面對逆境,能逆境自強、求同異存和包容體諒,你們再沒有默默耕耘的 勇氣,什麼不怕困難、迎難而上、對未來有信心、團結不分化、和諧共處等九七年前的香港核心價值,已經一下子變成你們今日所講的「大話」:你們不相信別人,就說別人講大話,一句「你呃人」成為你們的口號、口頭禪,動輒叫高官下台,動輒更罵人父母!
香港人,你還有沒有家教?你還有沒有資格稱自己為人?
香港人,和一眾所有泛民議員,所謂的學者,你配不起自稱為「香港人」這個美譽,因為你已成為全世界被恥笑的對象:社 會不斷製造反對聲音,不斷每日在大街小巷上搞破壞,把社會撕裂,破壞社會安寧,破壞法治精神,以「自由」「民主」凌駕於法律和和平理性之上,不斷以抹黑、嬉笑怒罵的手法蹂躪一眾為香港做實事的高官,在你們的心目中,高官是你們的蟻民,那你們又是什 麼?你們和在社會上散播恐怖主義和破壞社會的拉登有什麼分別?
當台灣、韓國、日本甚至其他國家的經濟慢慢起飛,香港仍停滯不前:她已經給所有天天搞事的政客、政黨、反對政府者、 以自由凌駕一切的所有所謂「學者」和聲音拖垮,天天內耗不斷的社會只會令社會繼續撕裂,在國際舞台上滅亡!
泛民議員,你們是破壞香港的始作俑者,你們應該受到社會的唾罵和指責,你們所有犯的過錯比拉登更重,你們不應再留在香港!
學者∕學棍,你們以知識蒙騙所有社會上的人,你們簡直是學界之恥!香港不需要你們的學者硬塞所謂的智慧給我們的下一 代!!我們不需要你們代言,代思想,我們有自我一套的思想!!You are the real shame of academics!!
香港人,你已把自己曾經一手建立起、可以引以自豪的安樂窩一手破壞!
香港人,夠了,停下來想一想好嗎?
香港是需要我們的理性和包容去面對一切困難,我們有足夠的智慧去面對一切逆境,我們不可以再內耗,我們要重新學習接納別人的意見和理性討論問題!我們不要以武力狙擊我們的特首和一眾高官,我們不是黑社會要員,我們不要武力政治,我們更不要政黨政客天天以自由民主雙普選來騎劫沉默大多數的聲音!香港人想要社會前進,不是這樣的。
我期望未來的香港人會變回理性,有智慧,而不是今天的反智,狂妄,活像個瘋人。

(圖片:自拍)


34 則留言:

  1. 早在六七十年的「香港人」,老的老,移民的移民,歸故土的歸故土。
    新一代「香港人」嬌生慣養..........

    每日150個移民來港的新「香港人」,不是土生土長,沒有著......

    「拚勁」、「敢於創新」、「包容體諒」、「理性講道理」、「相 敬如賓」、「求同異存」、「力爭上游」、「團結一致」、「為別人為自己而憑一雙手去努力奮鬥」等等的精神。

    現在香港已經是一個很多紛爭聲音的社會!

    回覆刪除
    回覆
    1. 願紛爭的聲音消失,大家共建和諧之家(香港)

      刪除
  2. 希望未來的香港人理性,有智慧,相 敬如賓,求同異存、力爭上游、團結一致,繁榮安穩。
    香港是我們的家。。。不要破壞這福地。。。

    回覆刪除
    回覆
    1. 希望這個家...香港...繼續繁榮安穩、團結一致...

      刪除
  3. 香港紛爭不斷,唉.....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喺好厭倦這種紛爭不斷的氣氛啊!::kk3163

      刪除
  4. 社會結構改變咗,搵食艱難,年青人沒有前景,加上政黨推波助瀾,結果造成愈來愈多激住份子!我相信這種示威抗爭方式,將會持續落去!

    回覆刪除
    回覆
    1. 基哥透徹啊!
      香港人是務實的,最大問題是,機會少了!

      刪除
    2. Philip: 唉! 咁香港咪有排先有安靜嘅日子過...

      刪除
    3. 松兄:
      香港人最務實,大多數香港人根本係政治冷感,最不喜歡攪政治,香港人有錢搵,話知你邊個做話事人/老板。但...示威抗爭持續咁攪落去,動盪嘅香港比唔到安定繁榮嘅信心投資者,機會更加越嚟越少!

      刪除
    4. 做個安靜務實嘅~搵錢香港人!!
      why二○一二年至今!?~香港人變得失控、思覺失調 !!

      刪除
    5. French speaking :
      被逼做鷄 !!

      刪除
    6. 葉麗儀唱洋酒廣告歌 :
      hey , big spanda !!

      刪除
  5. Kaka,你分享這些文章,我有興趣作一些回覆,寫一些感想,篇幅會頗長的。當中可能會提及一些個人觀察,當中沒有攝錄機,如果你和philip兄不是因客套而曾稱我寫的東西客觀及中立,期望你不會覺得我是文中那類「似患有思覺失調」及「自我幻想出來」的人。

    在我來看,這位名譽博士的語氣和用語,和其口中批評的人-----那些社交網絡中互罵的人的表述,異曲同工,彷彿以發洩心中憤怒與怨氣為主。一個人在理性討論中,是否需要用上「似患有思覺失調」(當然,她可能覺得比罵人「你們患有神經病、精神病」來得文雅一點點),把批判的學者說成「學界之恥」、「不斷每日」(?)在大街小巷上搞破壞等字句,甚至把批判對象以拉登相比 (她沒有裡由不知道誰是拉登,當然,她可能覺得這比網民稱呼某些議員為「奴才」優雅)進行渲染,實屬可圈可點。這些,亦是網上憤青常用的句式與手法。

    要就這篇文章發表感想,其實很難,因為作者所說的那些人,我同意是存在的。事實上,民主派中有好些議員為反而反的抽水態度,亦無疑使人反感;電視鏡頭下,大家也曾見有遊行人士在前線警員耳邊吹哨子。這些作者在文中已作出類似的「深切痛批」,我不打算再一次重覆。可是,如果以此來泛泛其談,單純以此作出指罵,認為其批評的對象「不夠包容」、「不相敬如賓」,應以包容體諒的心態解決問題,作者亦犯了自己提出那些「把所有責任和自己的責任都推到他人身上」的斥責,「錯的永遠是別人,用文字和言語向別人唾罵」。

    就衙差與集會人士關係緊張,遊行人士為何質疑「藍衣人」,可以進行很長的分析,但我想說,這種不信任是日積月累的,不一定就是所謂的為罵而罵。眾多例子中,我舉一些,不知道文中作者是否仍記得「黑影論」?當年衙差以手擋著記者鏡頭,原因是「手卡在攝錄機上」放不開 (事後已證實有關攝錄機是沒有位置可卡著手的)。只要上網以「黑影論」,便可以知道當年發生什麼事;另一件事,在場觀察,在港視發牌集會中,有一名「藍衣人」竟然把一條是通向出路的路線指給前來參加集會的人,說成是往集會場地 (當然,硬要說成合理也可以,你經出口遠離了金鐘,經灣仔繞一圈一樣可以去到集會場地)。我想說,很多事,不是一向對社會時事冷感的人坐在家中看新聞報導便可看到的。固然,這樣就可以在衙差耳邊吹哨子嗎?當然不行,我也不同意可合理化有關行為,但當中也應深究為何越來越多人覺得在急救扶危上,衙差表現出色,但卻在處理遊行集會,應付記者採訪等事宜上,越來越引起質疑。這樣才可有效解決問題,增加互信基礎。

    持別指出,類似陳女士這類文章的危險之處,在於她所說的事是存在的,但缺少了就事件的論述,例如「因小事便叫高官下台」,問題在於起了這個命題,便一口氣指批評高官的學者「有沒有家教」、「能否稱自己為人」,很容易 (我不敢說是意圖)煸動情感,給讀者塑造一個印象,「d人成日都因小事批評政府」,或當下次因事批評時便馬上覺得「都係政客搞事,又小事化大」,而不會去認真看看社會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看這類長篇的回覆,但如果你看到這裡,不妨撫心自問,想想自己及觀察身邊人,有多少人是不去認真看看發生什麼事,不去認真分析便有這種「又係政客搞事」的心態,屆時真的出問題也不自知。舉個例子,有些人覺得「發不發牌給港視」是很小事,反正已發了兩個新牌,但根源在於有關方面不能解說清楚原因,更甚者是有人更意圖以行會保密制為由不用向市民交代原因,此例一開,日後有機自把自為,這個才是長遠的擔憂。當然,這些未發生的事也許可歸納為「自我幻想」,我們要思考的是,是否一路前進,一些事化作現實時才該提出來。作為此段補充,一些人為反而反 (如指梁生巡視海難現場是阻礙救災)給人「狼來了」感覺,給人口實亦有責任。

    當前政府的施政失誤,已不是簡單訴諸一份情感,單純歸究於「只懂批評、只懂要高官問責」的政客、學者、青年便可了事。目前,最詭異的是,當傳統左派大員、疑似黨員的曾鈺成也要重提不參選的梁生曾說「一流人才從商,三流人才從政」,笑稱梁生打破這個慣例調侃一番,你便不難察覺現在施政水平低下、班子不夠強大 (例如常常發謬論的行會張生),己不是民主派拖累或抹黑這樣簡單。

    篇幅己長,就此擱筆。回應這類文章,頗費心思,有點像「打空氣回應得不準確」的感覺,因作者所說的客觀事實確實存在,但當中又缺乏所描述的事例,變了回應及闡釋也不易。例如,想討論「微不足道的小事要高官問責」,想舉一些值得關注的事例,文章支持者或作者又可回應「這些不是我所說的小事」。部份政客、批評者事無大小抽水一番固然可憎,但若然此文給人一種責任全在(或大部份在)提出反對意見的人身上,而造成一種不加思索便「政客、反對者搞事」的想法,懶得採探事情,客觀分析,亦非社會之福。(卻可能是管治團隊之幸)

    以我一個普通人,就一位榮譽博士、教授夫人的鴻文發表回應,實有不自量力之感。我期望寫文章的,也可回復理性,以論述為主,用詞少點煸情成份,才是讀者之幸。

    回覆刪除
  6. (打了很久,留言不見了,Re-post,如第一段留言重現,可代刪第一段,thanks)

    Kaka,你分享這些文章,我有興趣作一些回覆,寫一些感想,篇幅會頗長的。當中可能會提及一些個人觀察,當中沒有攝錄機,如果你和philip兄不是因客套而曾稱我寫的東西客觀及中立,期望你不會覺得我是文中那類「似患有思覺失調」及「自我幻想出來」的人。

    在我來看,這位名譽博士的語氣和用語,和其口中批評的人-----那些社交網絡中互罵的人的表述,異曲同工,彷彿以發洩心中憤怒與怨氣為主。一個人在理性討論中,是否需要用上「似患有思覺失調」(當然,她可能覺得比罵人「你們患有神經病、精神病」來得文雅一點點),「學界之恥」、不斷每日(?)在大街小巷上搞破壞等字句,甚至把批判對象以拉登相比 (她沒有裡由不知道誰是拉登,當然,她可能覺得這比網民稱呼某些議員為「奴才」優雅),實屬可圈可點。這些,亦是網上「憤青」常用的句式與手法。

    要就這篇文章發表感想,其實很難,因為作者所說的那些人,我同意是存在的。事實上,民主派中有好些議員為反而反的抽水態度,亦無疑使人反感;電視鏡頭下,大家也曾見有遊行人士在前線警員耳邊吹哨子。這些作者在文中已作出類似的「深切痛批」,我不打算再一次重覆。可是,如果以此來泛泛其談,單純以此作出指罵,認為其批評的對象「不夠包容」、「不相敬如賓」,應以包容體諒的心態解決問題,作者亦犯了自己提出那些「把所有責任和自己的責任都推到他人身上」的斥責,「錯的永遠是別人,用文字和言語向別人唾罵」。

    就衙差與集會人士關係緊張,遊行人士為何質疑「藍衣人」,可以進行很長的分析,但我想說,這種不信任是日積月累的,不一定就是所謂的為罵而罵。眾多例子中,我舉一些,不知道文中作者是否仍記得「黑影論」?當年衙差以手擋著記者鏡頭,原因是「手卡在攝錄機上」放不開 (事後已證實有關攝錄機是沒有位置可卡著手的)。只要上網以「黑影論」,便可以知道當年發生什麼事;另一件事,在場觀察,在港視發牌集會中,有一名「藍衣人」竟然把一條是通向出路的路線指給前來參加集會的人,說成是往集會場地 (當然,硬要說成合理也可以,你經出口遠離了金鐘,經灣仔繞一圈一樣可以去到集會場地)。我想說,很多事,不是一向對社會時事冷感的人坐在家中看新聞報導便可看到的。固然,這樣就可以在衙差耳邊吹哨子嗎?當然不行,我也不同意可合理化有關行為,但當中也應深究為何越來越多人覺得在急救扶危上,衙差表現出色,但卻在處理遊行集會,應付記者採訪等事宜上,越來越引起質疑。這樣才可有效解決問題,增加互信基礎。

    持別指出,類似陳女士這類文章的危險之處,在於她所說的事是存在的,但缺少了就事件的論述,例如「因小事便叫高官下台」,問題在於起了這個命題,便一口氣指批評高官的學者「有沒有家教」、「能否稱自己為人」,很容易 (我不敢說是意圖)煸動情感,給讀者塑造一個印象,「d人成日都因小事批評政府」,或當下次因事批評時便馬上覺得「都係政客搞事,又小事化大」,而不會去認真看看社會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看這類長篇的回覆,但如果看到這裡,不妨撫心自問,想想自己及觀察身邊人,有多少人是不去認真看看發生什麼事,不去認真分析便有這種「又係政客搞事」的心態,屆時真的出問題也不自知。舉個例子,有些人覺得「發不發牌給港視」是很小事,反正已發了兩個新牌,但根源在於有關方面不能解說清楚原因,更甚者是有人更意圖以行會保密制為由不用向市民交代原因,此例一開,日後有機自把自為,這個才是長遠的擔憂。當然,這些未發生的事也許可歸納為「自我幻想」,我們要思考的是,是否一路前進,一些事化作現實時才該提出來。作為此段補充,一些人為反而反 (如指梁生巡視海難現場是阻礙救災)給人「狼來了」感覺,給人口實亦有責任。

    當前政府的施政失誤,已不是簡單訴諸一份情感,單純歸究於「只懂批評、只懂要高官問責」的政客、學者、青年便可了事。目前,最詭異的是,當傳統左派大員、疑似黨員的曾鈺成也要重提不參選的梁生曾說「一流人才從商,三流人才從政」,笑稱梁生打破這個慣例調侃一番,你便不難察覺現在施政水平低下、班子不夠強大 (例如常常發謬論的行會張生),己不是民主派拖累或抹黑這樣簡單。

    篇幅己長,就此擱筆。回應這類文章,頗費心思,有點像「打空氣回應得不準確」的感覺,因作者所說的客觀事實確實存在,但當中又缺乏所描述的事例,變了回應及闡釋也不易。例如,想討論「微不足道的小事要高官問責」,想舉一些值得關注的事例,文章支持者或作者又可回應「這些不是我所說的小事」。但若然此文給人一種責任全在(或大部份在)提出反對意見的人身上,而造成一種不加思索便「政客、反對者搞事」的想法,懶得探究事情,客觀分析,亦非社會之福(卻可能是管治團隊之福)。

    以我一個普通人,就一位榮譽博士、教授夫人的鴻文發表回應,實有不自量力之感。我期望寫文章的,也可回復理性,以論述為主,用詞少點煸情成份,才是讀者之幸。至於其中作者陳女士文中批判「青年人有書不讀,有工不返,寧願走到街上示威」,我不知道有還是沒有,難以說清,不過我想她應該不是如自己的文中所言般「把所有未經正式證實的事件和自我幻想出來的一切可能性變成真實發生過的事實」,她應該是和那些香港青年傾談過,或是曾做深入的跟進研究,得知他們「有書不讀,有工不返」的。

    回覆刪除
  7. (打了很久,留言不見了,Re-post,如第一段留言重現,可代刪第一段,thanks)

    Kaka,你分享這些文章,我有興趣作一些回覆,寫一些感想,篇幅會頗長的。當中可能會提及一些個人觀察,當中沒有攝錄機,如果你和philip兄不是因客套而曾稱我寫的東西客觀及中立,期望你不會覺得我是文中那類「似患有思覺失調」及「自我幻想出來」的人。

    在我來看,這位名譽博士的語氣和用語,和其口中批評的人-----那些社交網絡中互罵的人的表述,異曲同工,彷彿以發洩心中憤怒與怨氣為主。一個人在理性討論中,是否需要用上「似患有思覺失調」(當然,她可能覺得比罵人「你們患有神經病、精神病」來得文雅一點點),「學界之恥」、不斷每日(?)在大街小巷上搞破壞等字句,甚至把批判對象以拉登相比 (她沒有裡由不知道誰是拉登,當然,她可能覺得這比網民稱呼某些議員為「奴才」優雅),實屬可圈可點。這些,亦是網上「憤青」常用的句式與手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要就這篇文章發表感想,其實很難,因為作者所說的那些人,我同意是存在的。事實上,民主派中有好些議員為反而反的抽水態度,亦無疑使人反感;電視鏡頭下,大家也曾見有遊行人士在前線警員耳邊吹哨子。這些作者在文中已作出類似的「深切痛批」,我不打算再一次重覆。可是,如果以此來泛泛其談,單純以此作出指罵,認為其批評的對象「不夠包容」、「不相敬如賓」,應以包容體諒的心態解決問題,作者亦犯了自己提出那些「把所有責任和自己的責任都推到他人身上」的斥責,「錯的永遠是別人,用文字和言語向別人唾罵」。

      就衙差與集會人士關係緊張,遊行人士為何質疑「藍衣人」,可以進行很長的分析,但我想說,這種不信任是日積月累的,不一定就是所謂的為罵而罵。眾多例子中,我舉一些,不知道文中作者是否仍記得「黑影論」?當年衙差以手擋著記者鏡頭,原因是「手卡在攝錄機上」放不開 (事後已證實有關攝錄機是沒有位置可卡著手的)。只要上網以「黑影論」,便可以知道當年發生什麼事;另一件事,在場觀察,在港視發牌集會中,有一名「藍衣人」竟然把一條是通向出路的路線指給前來參加集會的人,說成是往集會場地 (當然,硬要說成合理也可以,你經出口遠離了金鐘,經灣仔繞一圈一樣可以去到集會場地)。我想說,很多事,不是一向對社會時事冷感的人坐在家中看新聞報導便可看到的。固然,這樣就可以在衙差耳邊吹哨子嗎?當然不行,我也不同意可合理化有關行為,但當中也應深究為何越來越多人覺得在急救扶危上,衙差表現出色,但卻在處理遊行集會,應付記者採訪等事宜上,越來越引起質疑。這樣才可有效解決問題,增加互信基礎。

      刪除
    2. 持別指出,類似陳女士這類文章的危險之處,在於她所說的事是存在的,但缺少了就事件的論述,例如「因小事便叫高官下台」,問題在於起了這個命題,便一口氣指批評高官的學者「有沒有家教」、「能否稱自己為人」,很容易 (我不敢說是意圖)煸動情感,給讀者塑造一個印象,「d人成日都因小事批評政府」,或當下次因事批評時便馬上覺得「都係政客搞事,又小事化大」,而不會去認真看看社會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看這類長篇的回覆,但如果看到這裡,不妨撫心自問,想想自己及觀察身邊人,有多少人是不去認真看看發生什麼事,不去認真分析便有這種「又係政客搞事」的心態,屆時真的出問題也不自知。舉個例子,有些人覺得「發不發牌給港視」是很小事,反正已發了兩個新牌,但根源在於有關方面不能解說清楚原因,更甚者是有人更意圖以行會保密制為由不用向市民交代原因,此例一開,日後有機自把自為,這個才是長遠的擔憂。當然,這些未發生的事也許可歸納為「自我幻想」,我們要思考的是,是否一路前進,一些事化作現實時才該提出來。作為此段補充,一些人為反而反 (如指梁生巡視海難現場是阻礙救災)給人「狼來了」感覺,給人口實亦有責任。

      刪除
    3. 當前政府的施政失誤,已不是簡單訴諸一份情感,單純歸究於「只懂批評、只懂要高官問責」的政客、學者、青年便可了事。目前,最詭異的是,當傳統左派大員、疑似黨員的曾鈺成也要重提不參選的梁生曾說「一流人才從商,三流人才從政」,笑稱梁生打破這個慣例調侃一番,你便不難察覺現在施政水平低下、班子不夠強大 (例如常常發謬論的行會張生),己不是民主派拖累或抹黑這樣簡單。

      篇幅己長,就此擱筆。回應這類文章,頗費心思,有點像「打空氣回應得不準確」的感覺,因作者所說的客觀事實確實存在,但當中又缺乏所描述的事例,變了回應及闡釋也不易。例如,想討論「微不足道的小事要高官問責」,想舉一些值得關注的事例,文章支持者或作者又可回應「這些不是我所說的小事」。但若然此文給人一種責任全在(或大部份在)提出反對意見的人身上,而造成一種不加思索便「政客、反對者搞事」的想法,懶得探究事情,客觀分析,亦非社會之福(卻可能是管治團隊之福)。

      以我一個普通人,就一位榮譽博士、教授夫人的鴻文發表回應,實有不自量力之感。我期望寫文章的,也可回復理性,以論述為主,用詞少點煸情成份,才是讀者之幸。至於其中作者陳女士文中批判「青年人有書不讀,有工不返,寧願走到街上示威」,我不知道有還是沒有,難以說清,更不知她為何會知道對方有工不返,有書不讀,寧可示威,不過我想她應該不是如自己的文中所言般「把所有未經正式證實的事件和自我幻想出來的一切可能性變成真實發生過的事實」吧。

      刪除
    4. SU 我不是說客套說話,因為你的言論不是無的放矢!我目前還有聯絡的同學當中,他們有些是退休高官,有些是專業人士及商人,他們超過九成反對泛民及佔中。他們出生於50年代,在當年的社會制度下努力工作,到今天可以說衣食無憂!故此他們對現況很滿足,對於一些破壞現況的巿民,自然感到厭惡!但新的一代,一般來說,就算有高學歷,他們贃取的薪酬,也只能應付日常開支,惶論置業結婚!前景對他們來說是黯淡的,他們將這些不滿,歸究於政府的政策,為了宣洩不滿情緒,唯有上街遊行!政客推波助瀾,更促成他們上街的決心!另一方面,很多政府高官及局長,不時發表一些令人氣憤的言論,反影他們的處事能力,完全不夠班!而保皇議員,可能顛倒黑白是非太多,相由心生,他們的樣貌,變得十人十分討厭!而某些支持政府的團體的發起人,又是雖無過犯,面目可憎之流。而恐共心理,是港人普遍現象,加上大陸的所謂學者,言論偏激,令厭共情緒升溫!所以令到更多人上街 ,反共及反政府。對我來說,支持及反對兩方,都沒有可取之處。

      刪除
    5. [變得十人十分討厭],應該是[變得十分令人討厭]才對

      刪除
    6. 最後兩句,應是[支持及反對兩方,不是一面倒,各有可取及不可取之處。]

      刪除
    7. Small U:
      好多謝你詳盡嘅分析及寶貴嘅意見!
      〝但若然此文給人一種責任全在(或大部份在)提出反對意見的人身上,而造成一種不加思索便
      「政客、反對者搞事」的想法,懶得探究事情,客觀分析,亦非社會之福(卻可能是管治團隊之福)。〞
      ...我相信香港人喺有高智慧嘅,點會單憑一篇文章便懶得探究事情,及不去客觀分析呢!
      無論你是否同意這位名譽博士的語氣和用語,港人近年對政府的要求和倚賴確實是越來越多,怨罵亦多左好多,社會和諧有減冇增,但...只管怨和罵是否可改變一切呢?值得港人深思和反省。
      現時社會上那股怨罵的情緒比董、曾兩任更甚,長久會破壞香港的信譽及營商環境,對香港的發展非常不利。
      香港的成功確實乃祖國的支持(無容置疑),香港人應該明白,呢個世界喺冇免費嘅午餐,如繼續長期怨罵及游行下去,祖國一定不會再支持香港,那時只會令香港被邊緣化!

      刪除
    8. Philip:
      我好贊同你的分析,支持及反對兩方,其實都各有可取及不可取之處。

      刪除
    9. 其實我都很高興你和Philip留言討論,也多謝有看過但沒有留言的朋友,因為這類長文在Blog界中始終「市場不大」。=P

      我回應了那位「自稱」教育博士的文章 (用「自稱」是因為近日網上流傳李純恩及另一位校長強烈批評時下青年、反對者的文章,兩名當時人已否認發過該些文章,所以我改用「自稱」) ,Kaka和Philip都回應了我的留言,至於「為何梁治下的民怨比前兩任高」、「影響香港國際形象的因素」等課題,層面太廣太深,我在這裡停下,或日後有機會碰到類似課題才在我Blog中另文分享,這刻留下空間,給各看過我們留言的朋友消化一下。

      作為結語,其實大家都有不同的事忙著,近乎不可能對各個社會課題都有深入認識,要了解一些議題,有時真的需要時間搜集資料或就多看各家評論文章,只望社會中眾不要未經消化便人云亦云罷了。因為,縱然香港七百萬人,相比下我日常接觸、觀察的人不多,但在茶餐廳、快餐店,亦不時聽見一些食客常說類似「梗係又係班友搞野啦」、「你睇下阿邊個 (一般在社會上稍有名氣或銜的人)都咁講」、「唔理點,總之咁做就係唔0岩」等說話。

      刪除
  8. 香港市民愈來愈多怨氣同不滿, 時常充斥在心裏好辛苦, 趁今天回歸又齊齊上街遊行一番, 但,不停咁做這種行動, 究竟政府對我哋民生大眾又有何改善到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Momo:
      香港是一個自由民主既社會,人人都有自由參加和平理性的遊行,及去爭取個人合理的訴求,
      改善民生並不是一朝一夕嘅事啊!

      刪除
  9. 這首歌可能未聽過.
    現今的香港人是否應該為大陸收回主權後
    感到悲哀呢?
    其實由誰管治我們 根本不會太計較, 可惜攪到很多人失業,
    人工被調底, 大學生畢業變失業, 就算有工作者, 還是入不敷出,
    香港政府和大陸是否要檢討吓.

    回覆刪除
    回覆
    1. Wind Storm:
      呢首歌我都冇乜印象.
      悲哀??而家英國佬自己d經濟都唔多掂喎!
      咁...香港嘅工業晨早上咗大陸,香港的競爭優勢晨早已經面臨挑戰喇!
      樓市辣招確是骨牌效應,攪到好多行業都開工不足。

      刪除

歡 迎 閣下進 入 KaKa 的 Blog 天地,請留下一言半語吧!